歡迎來到中國産業信息網設爲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繁體|産業網微薄

中國産業信息網行業頻道

産業網 > 行業頻道 > 文化傳媒 > 廣告傳媒 > 正文

2018-2019年一季度中國傳媒行業商譽減值,營收和利潤增速創,政策收緊和計提商譽減值是虧損主因[圖]

2019年07月03日 14:05:58字號:T|T

    一、中國傳媒行業發展現狀分析

    1、2018年中國傳媒行業商譽減值,營收和利潤增速創

    2015年來新低2018年傳媒行業財報口徑虧損,剔除資産減值因素利潤下滑14.78%。2018年,根據中信傳媒一級行業和申萬傳媒一級行業,篩選128家公司納入統計(已剔除樂視網),傳媒行業整體營業收入4,777億元,同增11.59%;歸母淨利潤-43億元,同減108.25%,淨利潤由于大面積商譽減值等情況而出現行業淨虧損,傳媒行業資産減值總額584億元,剔除資産減值等因素的影響,行業還原後淨利潤542億元,同減14.78%。

    營收和利潤增速均爲4年來最低水平。營收增速自2015年以來,連續第四年下滑,2015-2018收入增速分別爲37%、26%、16%、12%;利潤由于商譽減值等影響出現淨虧損,剔除商譽減值後的利潤增速同樣出現連續第四年下滑,且2018年剔除商譽減值影響後仍出現負增長,2015-2018剔除資産減值後的利潤增速分別爲55%、29%、18%、-15%。

2018年中國各行業營收及增長走勢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相關報告:智研咨詢發布的《2019-2025年中國傳媒行業市場全景調研及投資前景預測報告

2018年中國各行業利潤及增長走勢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年中國各行業利潤及增長走勢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年中國各行業銷售毛利率走勢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8年中國各行業淨資産收益及資産負債率走勢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截至4月底,A股上市公司的2018年業績披露基本完成。2018各行業淨利潤數據顯示,傳媒行業是唯一一個虧損的行業,共虧損282億元,淨利潤同比下滑173.76%。

2018年各行業A股上市公司淨利潤情況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其中,天神娛樂(002354.SZ)、*ST富控(600634.SH)、華聞傳媒(000793.SZ)、樂視網(300104.SZ)等虧損額均在40億以上,虧損10億以上的傳媒上市公司高達26家。

    商譽減值損失是造成全行業財報口徑虧損的主要原因。2013-2018年資産減值總額分別爲17、26、51、57、117、584億元,18年資産減值同增401%,占營收的12%。其中發生商譽減值的公司共60家,占傳媒行業公司數的46.88%,整體商譽減值規模共411億元,規模擴大8.5倍。其中遊戲、營銷、電視劇3個板塊商譽減值情況最嚴重,分別減值164億、98億、73億,減值公司數分別占板塊公司總數的46%、58%、86%。

傳媒行業2014-2018年營業收入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傳媒行業2014-2018年歸母淨利潤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傳媒行業2014-2018年利潤(剔除減值)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2019年Q1季報回顧:行業探底仍在進行,互聯網、遊戲、出版相對景氣

    2019年一季度傳媒行業實現營收1,055億元,同比增長3%;實現歸母淨利潤108億元,同比減少25%,季度同比收入增速繼續下滑,淨利潤在2017Q4、2018Q3、2018Q4後再次出現負增長。考慮Q4受商譽等各類資産減值影響較大,剔除資産減值的影響,一季度淨利潤100億元,同比減少24%,較18Q4的-53%降幅有所收窄。

傳媒行業季度營業收入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傳媒行業季度歸母淨利潤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傳媒行業季度歸母淨利潤(剔除減值)及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不同板塊對比來看,出版板塊收入增長加速,景氣度有所回升;互聯網板塊、遊戲板塊保持較高增速,相對較爲景氣。

傳媒各細分板塊18Q1&19Q1營業收入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傳媒各細分板塊18Q1&19Q1歸母淨利潤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傳媒各細分板塊18Q1&19Q1歸母淨利潤(剔除減值)增速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二、虧損因素分析

    1、政策收緊和計提商譽減值是虧損主因

    傳媒業業績下滑明顯,其細分的影視、遊戲、廣電、紙媒、戶外廣告等領域的“慘淡”,在數據襯托下顯得格外刺眼。

    以被冠以“虧損王”稱號的天神娛樂爲例,其年報顯示,2018年全年,天神娛樂實現營業收入25.99億元,同比下降16.20%;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71.51億元,同比下降803.52%。天神娛樂的財務狀況“慘不忍睹”,堪稱中國遊戲行業2018年整體環境變化的一個縮影。

    受遊戲版號凍結、總量調控等政策因素影響,2018年行業新遊數量上線受限,而已經上線的遊戲也受到嚴格監管,行業投資趨弱。可以說,2018年遊戲行業遭遇巨大打擊,也直接導致了多家上市遊戲公司在2018年的股價下跌。有數據顯示,遊戲板塊的估值已經從2015年120.3倍跌落至2018年的21.8倍。

    除遊戲領域外,影視板塊公司的業績同樣不景氣。25家影視類上市公司中,共有12家2018年淨利潤出現虧損,占比接近一半。其中,虧損額最多的是華錄百納,報虧34.17億元;唐德影視、華誼兄弟則是上市以來首次虧損。

    近年來,國家對文化娛樂行業監管政策逐漸收緊,盲目跨界並購現象被遏制,針對影視文化産業的投資逐漸減少,影視類上市公司現金流逐步緊縮。在此背景下,引人關注的天價片酬與偷稅漏稅行爲被從嚴監管,許多作品延期拍攝制作,公司市值與項目受到打擊,影視行業迎來“至暗時刻”。

    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是,上市公司集中在2018年大額計提商譽。如華誼兄弟10.93億的虧損額中,商譽減值金額就占到9.73億元;慈文傳媒淨利潤虧損10.84億元,旗下遊戲子公司贊成科技的商譽減值占到了8.7億元;華錄百納、奧飛娛樂、ST中南、長城影視等公司均計提商譽減值。

    值得一提的是,計提商譽減值是把“雙刃劍”,一方面會直接體現出公司利潤不佳;但另一方面,上市公司此舉往往是爲了化解商譽風險,便于釋放未來業績。這究竟是飲鸩止渴還是刮骨療傷?尚未可知。

    2、市場環境惡化,無人獨善其身

    對于這些年言必及TMT的投資人來講不是什麽好消息。市場環境的持續惡化,借由上市公司的年報反饋得比較直觀,但這份凜冬寒意並不由他們獨享。

    2019年第一季度,全國電影票房總計186.07億元,與去年一季度的202.19億元相比,縮水約16億元。小屏幕市場的不景氣,與影視行業整體的低迷、票價的上漲、觀影欲望的下降息息相關。“優愛騰”流媒體平台對用戶注意力的分流,導致電影院上座率進一步走低。中國電影評論家協會會長饒曙光表示,“口紅效應並沒有發生,相反逆口紅效應正在襲來並對市場提出新的挑戰。”

    整個2018年,共有53家報紙停刊休刊,此外還有大量的報紙減量、縮版。根據《2018中國報業發展報告》披露的信息,“報業已越來越不具備市場化條件。”第一,紙媒廣告仍然保持慣性下滑局面,幅度在30%上下;第二,市場化媒體的發行危機加劇,且傳染到黨媒領域;第三,報紙的閱讀率持續下降,已經從2012年的53.9%下降到2018年的25.6%。當然,真實有效的閱讀率可能更低。

    廣電的情況稍微好一些。去年,全國廣播電視服務業總收入6952.14億元,同比增長14.53%。除有線電視網絡收入下滑外,廣告、新媒體業務和廣播電視節目銷售等均有所上升。最受關注的廣告收入一欄,廣播和電視均下降,挽回顔面的是網絡媒體廣告,收入達491.88億元。傳統傳播渠道的廣告收入繼續下滑,但網絡等新媒體廣告成爲新的收入增長點。

    以分衆傳媒爲代表的梯媒和數字戶外媒體,日子就沒有以前好過了。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顯示,分衆傳媒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縮水七成,其將此歸結爲中國廣告市場增速疲軟和公司大幅擴張電梯類媒體資源。事實上,來自互聯網資本的競爭壓力,恐怕才是最讓人焦慮的。對于這類媒體的境遇,一位分析人士形象地描述爲:“看來沒有什麽是一勞永逸的。”

    3、唱衰背後,傳媒業一直在逾越冬天

    傳統媒體的衰落肉眼可見,受各種因素影響的上市傳媒企業,短時間內也很難撕掉百億虧損的標簽。在數據新聞裏,這個沒有經過細分的領域,俨然已經成爲前景最差的行業。

    但一片唱衰之下,真相往往難辨。廣電、報紙、電影、出版、戶外廣告、網絡新媒體、文化産業等組合而成的信息傳播媒介,始終是人類進行生活與生産必不可少的要素。市場的低迷期,下滑已成既定事實,往上爬的動力卻從未湮滅。

    通過對現狀的梳理發現,傳媒行業迫切需要的四個因素莫過于:1、徹底的轉型;2、跨界跨行業的合作;3、快速見效的市場化運作;4、穩定的政策支持。

    這也是目前業內正在發生的事情,譬如機構媒體的整合與融媒體改革,影視制作公司與互聯網巨頭的捆綁,通過大額計提商譽一次性化解商譽風險,影視制作與播出政策松綁及爲主流媒體提供財政扶持等。

    冷風還在吹,在用行動回暖和坐以待斃的選擇中,前者顯然更受歡迎。

    盡管淘汰加速,發展放緩,消費需求被分散、被抑制,虧損的額度越來越令人悲觀,但傳媒作爲一個行業,可能還沒有人們想象中那麽差勁。

    或者說,傳媒業一向如此,從來都不安穩,也不安分,極易受政策影響,對整體市場環境和其它行業的依賴程度較高,至始至終面向一個喜新厭舊的消費者群體,基層從業者一貫很窮……

    在時代起伏和社會變遷中迎難而上,是傳媒業亘古不變的主題。無論願不願意承認,中國的傳媒行業一直在逾越一個又一個冬天,眼下,只是比過去又冷了一些,僅此而已。

    三、投資策略分析:需求端驅動有限,供給端重視主流媒體、技術革新催生的機會

    板塊下半年的投資策略,建立在預判影響行業因素可能發生的變化及其影響的基礎上,通過上文對研究行業的供需框架的闡述,1、從需求方面,整體上用戶規模、使用時長均趨于飽和,人均消費提升將是需求端主要驅動力,但預計增速較爲緩慢,在短期內無法跨越式的增長,因此對2019年下半年板塊的估值提升作用有限;

    2、供給端的政策方面,縱觀過去幾年的行業監管政策變化,其思路脈絡均承襲于2017年10月的黨的《十九大報告》。其中對于文化事業的主要論述包括:1)要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具體工作包括要高度重視傳播手段建設和創新、加強互聯網內容建設;2)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3)文藝創作要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要加強現實題材創作;4)要文化自信,以我爲主,兼收並蓄。推進國際傳播能力建設、講好中國故事,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

    《十九大報告》對我國的文化事業做出了高屋建瓴的規劃,自此之後,行業監管趨嚴,衆多亂象消失,並湧現出衆多優秀的作品:1)遊戲版號總量控制,低俗、暴力、色情的遊戲無法獲得商業運營資格;2)圖書出版行業書號收緊;3)影視行業稅收整頓,限制明星薪酬,引導影視制作成本結構變化,把制作的成本更多地往導演、編劇、服化道上傾斜,提升內容的質量;4)古裝劇播出受限,優秀的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和電影紛紛湧現;5)國家電影局成立,歸屬中宣部管轄,將電影作爲“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方式;

    6)遊戲主管部門歸屬中宣部出版局,同樣是推進國際傳播能力建設、提高文化軟實力的體現

    因此,在理解政策變化和監管思路時,回歸到《十九大報告》中的關于文化領域的論述是基礎。在論述中尤其強調的是要“牢牢掌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高度重視傳播手段建設和創新,提高新聞輿論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加強互聯網內容建設,建立網絡綜合治理體系,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

    圍繞這一點可以看到2018年以來我國的主流媒體建設、媒體融合推進進程明顯加快。總書記也在2019年3月16日出版的《求是》雜志發表《加快推動媒體融合發展、構建全媒體傳播格局》講話,指出“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爲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通過建設“全程媒體、全息媒體、全員媒體、全效媒體”,提升主流媒體的輿論影響力,占據傳播高地。

    在構建全媒體傳播格局中,傳統文化國企對政策的理解更加深入,對內容尺度上的把握更具有權威性,如以人民網爲代表的中央媒體、以東方明珠、廣電網絡爲代表的廣電運營商、以中視傳媒爲代表的央媒背景公司等,均有望在本輪媒體改革和主流媒體建設過程中,分別在內容審核、平台整合、渠道建設方面迎來新機遇,承擔更重要的職責,也有望以此爲契機貢獻業績增量。因此需緊密關注主流媒體在此方面的進展以及相關的投資機會。

    3、供給端的技術方面,技術的進步以及伴隨的終端設備的更新是推動傳媒行業發展的根本動力,目前我國以5G、雲計算和人工智能爲代表的基層技術發展已進入快車道,物聯網、VR/AR、折疊屏手機等新的終端也紛紛出現,從而衍生出衆多嶄新的應用場景和商業模式,開拓新的藍海。從時間上看,工信部規劃我國最快于2020年推出5G商用,但2019年以來,5G建設進程較快,大規模組網已在部分城市和熱點地區率先實現,5G的商用或將早于工信部規劃。因此2019年下半年,要緊密關注技術層面的變化,5G手機、平板電腦等設備或將陸續大規模投放市場,從而在底層通信網絡和設備更新上爲傳媒行業發展提供基礎,並將刺激雲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等的發展,爲傳媒行業打開新的增長空間,帶來全新的用戶群體,提高行業成長性,並有望提升板塊的估值中樞。

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公衆號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公衆號 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
版權提示:中國産業信息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産權,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稿酬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與您溝通處理。聯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産業研究産業數據

 

 

 排行榜産經研究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