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産業信息網設爲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繁體|産業網微薄

中國産業信息網新聞中心

産業網 > 新聞中心 > 産經預警 > 正文

投資和工業雙降,西北經濟的出路在哪裏?

2019年07月31日 17:15:51字號:T|T

    西北地區經濟正面臨轉型的陣痛期。

    除了新疆,西北其余4省區今年上半年的經濟數據都已經公布。今年上半年,陝西、甘肅、甯夏和青海的地區生産總值分別增長了5.4%、6.0%、6.5%、5.7%。此外,一半位于西北地區的內蒙古上半年GDP增長了5.5%。

    不難看出,西北地區經濟上半年普遍處于低位運行,除甯夏略高于全國上半年經濟增速6.3%外,其他省區都低于6.2%,但去年西北地區的增速仍然是高于全國水平的。

    那麽,作爲欠發達地區,西北的出路何在?

    投資、工業雙雙下滑

    西北地區經濟是投資拉動型經濟,投資在經濟增長中起到關鍵作用。同時,西北地區的産業結構又依賴資源禀賦,倚重能源、原材料工業。但在宏觀大環境下,西北這兩個方面都表現乏力,拖累了經濟增長。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東部地區投資同比增長4.4%,增速比1~5月份加快0.1個百分點;中部地區投資增長9.4%,增速加快0.1個百分點;西部地區投資增長6.1%,增速加快0.4個百分點;東北地區投資下降3.6%,降幅收窄4個百分點。

    但西部地區的投資增長主要來自西南地區。上半年,四川、重慶、雲南、貴州的固定資産投資增長分別爲10.1%、6.1%、9.1%、12.3%。而西北地區固定資産投資普遍下滑,全國增速倒數的省份基本都在西北。

    梳理發現,上半年,陝西、甘肅、甯夏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長2.5%、2.4%、-17.9%,青海全省500萬元及以上固定資産投資比上年同期下降9.9%。

    陝西省統計局分析,當前全省投資面臨連續下行壓力,基礎設施、房地産等傳統動能相繼弱化。占陝西投資比重32.9%的基礎設施投資,自2018年起結束兩位數增長,今年上半年同比下降1.1%;占陝西投資比重21%的房地産開發增速連續回落,影響陝西投資增速回落1.7個百分點。

    從去年開始,西北地區投資就開始大幅下滑。2018年8月30日,在西部大開發進展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西部開發司巡視員肖渭明表示,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投資面臨土地、資金等多種制約,中低端制造業競爭激烈而中高端制造業技術門檻較高,西部地區投資領域的深層次矛盾導致投資空間承壓和投資下滑。

    西北大學中國西部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任保平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除了基礎設施投資外,工業投資也面臨下降。這與西北地區的産業結構有關,傳統産業投資邊際效應遞減,而新興産業沒有成長起來。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陝西規模以上工業總産值同比增長6.8%;甘肅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3.4%,增速分別比1~5月和去年同期回落0.5和0.2個百分點;甯夏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5.6%;青海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2%。

    西北地區工業比重大,其中重化工業和原材料工業占比高。比如陝西煤炭、油氣等能源化工占比近40%;甘肅以石油化工、裝備制造、有色冶金、能源電力爲支柱,2010年到2014年,甘肅的重工業比重一直在83.65%~87.43%之間,而輕工業比重不到20%。

    任保平表示,之前西北地區曾出現的高增長是基于經濟總量比較低的增長,高增長掩蓋了結構性的矛盾。因此,在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西北地區依賴能源、原材料工業的産業結構問題就暴露出來了。

    受行業事件影響,上半年,占陝西能源生産75%左右的原煤産量下降了8.2%,導致陝西規上能源工業增加值同比僅增長1.2%;1~5月,甘肅原油加工量同比下降5%,比上年同期回落4.8個百分點,比1~4月回落13.8個百分點。

    肖渭明在上述發布會上表示,西北地區的經濟增速要普遍低于西南地區,就是因爲西北地區工業比重大,能源原材料占比太大。資源依賴性強的地區經濟增長普遍比産業轉移早的地區要乏力。

    “這種局面如果持續,對西部地區的經濟增長確實會産生比較大的影響,所以這已經引起了我們的高度關注。”肖渭明表示,“這種拉大的趨勢如果不能控制在一定的區間內,讓它過快增長的話,一定會導致新的區域發展失調,損害西部乃至全國經濟發展的整體效率和質量。”

    西北出路何在

    西北地處北方和西部,面臨南快北慢和東西部差距擴大的雙重壓力。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了最近10年的GDP數據,西北五省區GDP總量與全國GDP總量之比呈倒V字形:2009~2014年,西北地區占全國經濟總量的比重分別是5.2%、5.5%、5.7%、5.9%、6.02%和6.06%,呈上升趨勢,但此後幾年卻逐漸下滑,2015年~2018年占比分別爲5.8%、5.7%、5.6%和5.7%。

    西北的落後是有客觀原因的。西北處于胡煥庸線以西,地廣人稀,自然條件和地理環境比較差,成爲西北地區發展的障礙。從人口來看,在七大地理分區中,西北面積最大卻人口最少,五省區2018年人口合計約1.03億,其中陝西人口就占3864萬人,其他省區人口加起來也才6415萬人,不及四川一省的人口。

    不過,任保平表示,西北地區的問題主要在于結構問題和體制問題。在結構方面,舊的動能失去了作用,新的動能沒有形成,在體制方面,西北地區市場發育不足,營商環境不佳,交易成本高,市場發揮的作用不夠,因此新動能成長不足。

    任保平認爲,解決西北發展問題的核心是培育新動能。傳統重化工和原材料工業産業鏈太短,只有通過創新延長産業鏈。

    肖渭明也表示,現在西北地區重化工産業的比重太大,所以這個結構的調整會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但是再痛也要調。要加快補短板,就是調結構的補短板。

    比如,陝西近幾年一直在擺脫過重依賴能源化工業的發展傳統,其能源工業已從工業占比60%降至40%左右,目前正著力發展電子信息、智能裝備、新能源汽車等先進制造業;而甘肅也在挖掘資源潛力,開拓新能源産業、新材料産業、生物醫藥等領域。

    任保平還表示,西北地區的機遇還在于融入“一帶一路”,加快推進對外開放。

    在國家向西開放上,西北地區從開放末梢變身開放前沿地帶。這裏既存在交通、能源等互聯互通項目建設的機遇,拉動基礎設施投資,擴大內需;同時又能提升開放水平,深化與周邊國家的經貿合作,促進産業升級。

    不僅如此,從國家層面來看,西北地區的現狀也引起中央的政策調整。在上述發布會上,肖渭明表示,針對西部地區發展分化,需要更加注重西部大開發政策的精細化和精准化,強化問題導向,因地制宜、因地施策來加以解決。

    《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就強化了分類指導的舉措。根據西部不同區域的自然環境、經濟發展、産業基礎、主體功能等特點研究細化區域政策單元,針對不同政策單元提出各有側重的發展思路和更加符合實際的差異化政策措施。同時,推動新資金、新項目、新舉措進一步向西部地區的深度貧困地區傾斜。

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公衆號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公衆號 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中國産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
版權提示:中國産業信息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産權,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稿酬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與您溝通處理。聯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産業研究産業數據

 

 

 排行榜産經研究數據